康美药业案尘埃落定,仍待解!广发证券弃“帅”能否保住半条命?

来源:admin日期:2020/05/19 浏览:92

由此,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康美药业的现任管理层将旋即出现一轮非常重大的变动,包括董事长、两位副总经理和财务总监、职工监事等重要职务皆将换人,高管团队将面临动荡不说,甚至还可能随之引发股权的稳定。

5月14日晚间,证监会发布消息称,近日,证监会依法对康美药业违法违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决定对康美药业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21名责任人员处以90万元至10万元不等罚款,对6名主要责任人采取10年至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康美药业的案件走向将关系着广发证券“半条命”的说法来自于广发证券内部。

该知情人士称,早前广发证券方一直在就自己于康美药业事件中所承担的责任和即将遭受的处罚与监管层进行着紧张“博弈”,以期能够将该事件对广发证券的影响降至最低点。如果康美药业最终处罚决定书一旦落地,可以预知的是,不仅将直接影响到目前依然在上市交易的康美药业未来命运,也将关系着广发证券“半条命”的命运。

2)康美药业管理层将迎动荡 中小投资者启动维权

值得注意的是,康美药业实控人马兴田等人除了将面临10-90万的罚款和市场禁入外,还可能面临司法的审判与处罚,据证监会于5月14日发布的有关行政处罚决定公告显示,目前已将康美药业及相关人员涉嫌犯罪行为移送司法机关。

2019年5月,当康美药业300亿元造假事件爆出伊始,全市场为之震惊,旋即,为康美药业负责财务审核的会计事务所正中珠江也被立案调查,并随之元气大伤,与正中珠江有所瓜葛的数十家拟上市公司纷纷遭受牵连。

在5月14日,证监会发布的有关信息称,最终认定,2016年至2018年期间,康美药业虚增巨额营业收入,通过伪造、变造大额定期存单等方式虚增货币资金,将不满足会计确认和计量条件工程项目纳入报表,虚增固定资产等。同时,康美药业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情况。上述行为致使康美药业披露的相关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轰动一时的康美药业造假案终于正式尘埃落定。

证监会的这一最终认定将成为中小股东维权的重要依据。

不过截止5月14日当晚,除了时任董秘邱锡伟在事发后离职外,包括马兴田、许冬瑾、温少生、庄义清、马焕洲等人依旧还在康美药业中担任原职,其中马兴田依然担任康美药业董事长,许冬瑾为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温少生则依然稳坐副总经理兼总经理助理之位,而庄义清则依然任职关键角色——财务总监。

随着5月14日证监会正式公布康美药业案的行政处罚决定,这也预示着在8个月前《告知书》中所称的处罚判决将正式实施。

更为直接的是,在康美药业被爆财务造假期间,为康美药业担任持续督导工作的广发证券,还多次为康美药业出具“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和重大遗漏的情形”的“督导认定。

“康美药业的最终处罚认定已经出来了,相信不久有关中介的涉嫌违法违规的调查也会出炉。”上述接近于监管层的有关人士分析认为,此前,由于康美药业方提出申辩,故案件的违法违规事实还未最终定论,在此前提下,部分中介是否涉及到违法违规以及情节的严重性也同样难有论断,如今最终行政处罚正式下发,康美药业案得以定性,那么中介在其中所担的责任则将有依据进行审理调查。

如今,随着康美药业案件界定的最终尘埃落定,市场最为关心的便是广发证券接下来命运如何,对于广发证券最终的涉案处罚事项,虽在当日晚间并未最终公布,但证监会表示 “相关中介机构涉嫌违法违规行为正在行政调查审理程序中”。

按照有关规定,在接收到《告知书》后,相关当事人可在三日内提出复议,在经过监管层进一步听取当事人的有关申辩之后,最终执行将由《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认定的结果为实施标准。

“5月14日正式落地的行政处罚和禁入决定与康美药业此前《告知书》中给出的处罚基本一致,这就意味着康美药业方提出的申辩事由最终并未获得证监会认可。”5月14日晚,一位接近于监管层的有关人士透露,在过去长达八个月时间内,康美药业方就有关违法违规事实进行了申辩,因此案牵扯甚广,且影响巨大,在多方拉锯长达8个月后,证监会依然维持了最初此案的界定。

公开资料显示,从2006年至2019年的十三年间,广发证券为康美药业提供的融资工具可谓五花八门,涵盖了公开增发、定增、配股、公司债、可转债、优先股等,合计规模高达252.55亿元,占康美药业同期筹资净现金流入总额的接近6成。若算上2001年的IPO,十九年来,广发证券曾至少为康美药业十次重大融资项目担任过保荐工作。

“康美药业与广发证券之间的关系太过紧密,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从目前已知的情况来看,无论如何,广发证券在康美药业一案应该是犯有难以推卸的责任。”沪上一位资深私募负责人士表示。

除此之外,康美药业实控人马兴田家族近年来频频直接入市炒股,买入了由广发证券“把关推荐”的股票便多达十余支。

1)广发弃帅能否保住半条命?

此时,市场便有声音称,在康美药业事件中,还有一位重要的主角不仅未受到追责,更未发出任何声音,这位重要的主角便是广发证券。

“这一年多来,广发证券发生了一系列重大风险事件,影响恶劣,使得广发证券的相关业务可谓泥足深陷。随着近期相关案件最终处罚即将落定,广发证券要想自保并尽量减轻监管层的处罚对其业务的进一步影响,就必须有人为这一系列事件担责。”在林治海宣布离职当日,上述接近于广发证券的知情人士便向叩叩财讯坦言,担任广发证券总经理并负责全面经营工作的林治海或成为了这一系列风险事故后果的承担者。

据叩叩财讯获悉,目前国内已有多家律师团队受理康美药业投资者的索赔预先登记,且都在等待着证监会对康美药业最终的行政处罚的界定到来,如果证监会在下发的有关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最终认定并证明康美药业有造假、信批违规行为,并且给投资者造成损失,那么投资者则可以依此为依据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正式发诉讼向康美药业等有关公司索赔损失。

在康美药业这长达八个月的申辩过程中,除了其实控人马兴田等直接涉案人之外,与康美药业有着紧密关联的广发证券也同样与监管层在进行着一场处罚与监管的博弈。

“早前广发证券内部曾传闻说投行业务将被暂停6个月,广发证券也曾因此影响而丢失了一些投行项目,但随着近期林治海的离职担责,其也被视为向监管层有所交代的筹码,或许后续的处罚并不会如想象中那么糟糕,内部猜测也可能存在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的结果。”上述接近广发证券的知情人士坦言。

而5月14日证监会对康美药业一案处罚最终尘埃落定,各家律师便也将代理投资者立即启动正式索赔诉讼。

据《财新》报道,2019年5月,在康美药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之后,广发证券的一位领导在一次内部会议上的直言“如果康美药业保不住,广发证券可能就丢掉了半条命”。

虽然早在2019年8月中旬,证监会便已经对康美药业的有关违法违规一案调查完毕,并同时下发《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下称《告知书》)宣布了对有关人员的处罚,但最终的处罚决定书却一直迟迟悬而未决。

在之前的《告知书》中称,马兴田、许冬瑾、邱锡伟等三人在康美药业有关违法行为中居于核心地位,是最主要的决策者、实施者,被证监会宣布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庄义清、温少生、马焕洲等三人因涉案违法行为的发生与其职责、具体实施行为直接相关,其行为与康美药业相关违法行为的发生具有紧密联系,情节较为严重,被证监会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作为与康美药业紧密纠葛十九年并全方位合作的投行,广发证券在康美药业造假一案中牵扯自然难以独善其身。

上述6人一旦被市场禁入者,按规定,在禁入期间内,除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那么广发证券与监管层的博弈最终效果如何?林治海的“主动”请辞——这一弃“帅”保命的险棋能否为广发证券赢得空间?

此外,随着证监会行政处罚界定的最终落地,诸多因康美药业造假案遭受损失而欲维权的中小投资者即日起便可启动索赔维权程序。

要保住这“半条命”,除了需要与监管层进行“博弈”外,也同样需要有广发证券的相关人士为该事件所造成的的后果“埋单”,而在近期宣布辞职的广发证券总经理林治海便或是该事件的“背锅者”。

以上统计都只是公开市场融资数据,还不包括早年的1000万元委托贷款和后来出现的多笔质押融资。统计显示,康美药业大股东康美实业2014年以来在广发证券及其资管子公司处实现了多达33次股票质押,涉及质押股票规模近40亿股。

2001年康美药业上市时,保荐券商便为广发证券;2004年,中信证券向广发证券发起要约收购,最终帮助广发证券成功抵御了来自中信证券突袭的,也有康美药业的倾囊相助;上市后的康美药业在资本市场上开启疯狂融资模式之时,为其提供这一切资本运作协力的正是广发证券。

在康美药业此次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落地的半个多月前,既2020年4月21日,广发证券总经理林治海突然宣布因“健康原因”辞职。在这位于广发证券工作长达24年的元老级人物出人意外的“挂靴”而去之时,便有接近广发证券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林治海的突然离职应是康美药业最终处罚决定即将落地的前奏(详见叩叩财讯4月24日相关报道:广发证券总经理林治海离职背后:延迟八月余,康美药业案终罚将定,广发证券能否逃责?)。

0